<noframes id="txvtv">

            <pre id="txvtv"></pre>
            <noframes id="txvtv"><track id="txvtv"><strike id="txvtv"></strike></track>
            <track id="txvtv"></track>

            國際

            約翰遜臨陣棄選,英國有望迎來首位“印度裔首相”

            曹然  2022-10-24 14:08:43

            當地時間10月23日晚,隨著英國前首相約翰遜宣布退出競爭,42歲的前財政大臣蘇納克基本鎖定保守黨新黨首、英國新首相之爭的勝局。不出意外的話,他將在10月底正式成為英國第一位印度裔首相、第一位印度教出身的首相,也是第一位非白人首相。

             

            一個多月前,蘇納克還是首相競爭的失敗者。今年7月,鮑里斯·約翰遜因支持率暴跌請辭保守黨黨首及首相后,蘇納克和代表黨內激進右翼的原外交大臣特拉斯力戰兩個月,最終在全國黨員選舉中以微弱劣勢落敗。不曾想,特拉斯就任首相僅45天,就因減稅改革引發的內外交困,于10月20日黯然下臺。

             

            如今,在約翰遜放棄重新“出山”后,除非黨內還有其他競爭者能在當地時間10月24日下午之前湊齊100位下議院保守黨議員的支持、獲得參選資格,否則蘇納克將作為黨內唯一的黨首候選人直接當選。截至北京時間24日上午,僅有原國防大臣莫當特還試圖挑戰蘇納克,但英國媒體統計稱支持她的議員不過30人,輿論已普遍開始展望英國的“蘇納克時代”。

             

             

             

            BBC相關報道截圖

             

            保守黨求團結,蘇納克獲壓倒性優勢

             

            蘇納克的第二次黨首競選,遠沒有上次那么激烈。他最大的對手約翰遜于23日晚發布“放棄繼續前進”的宣言時,短短三天內,下議院的357名保守黨議員中,已有至少165人公開支持蘇納克。這遠遠超過了蘇納克在今年9月和特拉斯競爭黨首時得到的137張議員票。約翰遜在2019年當選黨首時的議員投票中,也不曾獲得如此多的支持。

             

            因而,英國媒體多認為,約翰遜的退出并非主動,而是被迫。根據保守黨的選舉規則,參選黨首者獲得100位議員支持才能符合資格,只有存在兩位及以上適格候選人的情況下,黨首選舉才會進入全國黨員投票環節。英國資深政治家、曾任工黨全國委員會成員和歐洲議會領袖的格林·福特對《中國新聞周刊》指出,約翰遜在全國黨員投票中具有優勢,但問題是他很難拿到100張議員票。雖然約翰遜團隊在23日早些時候曾宣稱邁過了100票門檻,但英國媒體認為這是“虛張聲勢”,確認支持他的議員只有約60人。

             

            宣布失敗前,約翰遜還在10月23日做了最后的努力,和第三位候選人、前國防大臣莫當特談判合作。后者擁有約30張議員票,兩人合作勉強可以達到挑戰蘇納克的門檻。但莫當特拒絕了約翰遜,暗示自己的支持者更可能流向蘇納克。

             

            為何在上次黨首競爭中表現平平的蘇納克,如今能獲得“一邊倒”的優勢?事實上,蘇納克的“敗”與“成”,都與“團結”有關。今年7月,身為約翰遜內閣二號人物的蘇納克帶動數十位保守黨議員辭去公職、黨職,成為迫使約翰遜辭職的“最后一根稻草”。蘇納克也由此被約翰遜的支持者視為黨內叛徒!笆聦嵣,當時如果不是特拉斯,而是其他人同蘇納克競爭黨首,他們大概率也都能戰勝蘇納克!备L卣f。

             

             

             

            英國《每日快報》頭版報道

             

            但如今,形勢逆轉。激進右翼特拉斯上臺后全面顛覆約翰遜政府的財政和經濟政策,嚴重加劇了黨內分裂,反對特拉斯改革的蘇納克則被視為最穩健和“彌合分歧”的選項。福特強調,雖然蘇納克和約翰遜上臺都可能難以同另一方合作,但考慮到約翰遜在執政末期遭到議員們“逼宮”,許多人和他已經徹底敵對,如果約翰遜重新出任首相,至少會有十多位保守黨議員脫黨出走。這甚至可能促使議會內出現一個反對新政府的“最廣泛聯盟”,從而發起對新首相的不信任投票,迫使提前大選發生。在保守黨支持率落后工黨20%到30%的背景下,這顯然不是好消息。

             

            于是,即使是對約翰遜最為忠誠、對蘇納克最為反感的保守黨偏右翼議員群體,也選擇向蘇納克靠攏。據英國媒體披露,約翰遜曾試圖通過前內政大臣布雷弗曼爭取這部分議員的支持,但遭到布雷弗曼嚴詞拒絕。身為右翼議員群體領袖的布雷弗曼還公開警告同僚們在選擇候選人時“不要天真”、“不要沉迷于狹隘和幻想”。與此同時,被視為約翰遜忠臣的前財政大臣扎哈維也撤下了自己發表的“支持約翰遜2.0版”的媒體文章,轉而承諾將全力支持蘇納克。

             

            在此背景下,約翰遜也不能不在退選聲明中承認,保守黨當前的首要任務是“在議會中有一個統一的黨”,而自己只能選擇“支持任何競選成功的人”。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蘇納克陣營不少議員近日嚴厲抨擊過約翰遜,蘇納克本人卻在持續三天的選戰中保持了沉默,也沒有接受任何媒體采訪。約翰遜“認輸”后,蘇納克還在第一時間對約翰遜過去的成績表示贊揚,并表示期待約翰遜“繼續為公共事務做出貢獻”。

             

            蘇納克能否將這種維護團結的態度延續到上臺后?福特預測,蘇納克將會留用特拉斯任命的財政大臣亨特,并給予本次黨首競爭中的三號人物莫當特“更重要的職位”。不過,對于約翰遜及其嫡系,福特認為他們未必能在蘇納克內閣中占據一席之地。

             

            “最令人生畏的”難題

             

            蘇納克是位“80后”,今年42歲,出生于一個富裕的印度移民家庭。他的祖輩從英屬印度殖民地的故鄉移居非洲,生長在東非的父母于上世紀60年代移居英國。同諸多保守黨高層一樣,蘇納克畢業于牛津大學的PPE(哲學、政治和經濟學)專業,并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在校期間就積極參與保守黨的競選活動。

             

            不過,與同僚們不同的是,蘇納克是一位基金合伙人和億萬富翁,《星期日泰晤士報》2022年測算其資產約為7.3億英鎊,位列英國富豪榜第222位。多數保守黨議員“非富即貴”,但現任議員中能登上富豪榜的,僅蘇納克一人。

             

            福特指出,雖然億萬富翁的身份使蘇納克與普通人的生活距離遙遠,但他“在政治上是一個成年人”。蘇納克在保守黨內原本地位并不高,因在2019年黨首競選中對約翰遜表現忠誠,得到后者及其核心團隊的青睞,才得以就任財政大臣,取代了曾與約翰遜競爭黨首的賈維德。隨后,他通過在新冠疫情中大力推動由政府補助停工停產企業工資的“工作保留計劃”,成為本世紀以來民調歡迎度最高的財政大臣。

             

            然而,蘇納克即將面臨的難題,被英國媒體表述為歷屆首相任期中“最令人生畏的入局”。特拉斯的減稅改革等激進政策已被財政大臣亨特回調,但其造成的英鎊下挫、通貨膨脹和“生活成本危機”并未消退。蘇納克已經宣布,他作為首相的當務之急是修復經濟,其中的首要目標則是盡快出臺方案填補400億英鎊的“支出黑洞”。

             

            蘇納克可用的政策選項并不多。在特拉斯下臺前夕,英國政府內曾討論放寬移民限制以促進經濟增長,但遭到部分保守黨高層的反對?紤]到蘇納克本人的移民身份及保守黨內對“印度裔領導英國”的民粹主義懷疑,這或許是他不會在第一時間觸碰的話題。

             

            因而,外界普遍認為蘇納克將重回他擔任財政大臣時制訂的增稅計劃。但人們擔憂的是,增稅計劃難解燃眉之急,“過于理性”和“不考慮窮人”的蘇納克是否可能鋌而走險,去動養老金的蛋糕。2019年保守黨取得歷史性選舉勝利時,他曾向選民承諾按通貨膨脹率等三重因素鎖定提高養老金。一旦新政府逐步取消這種掛鉤,保守黨的“老白男”基本盤將深受沖擊。

             

            蘇納克另一項可能導致保守黨流失傳統選票的政策選擇,是取消國防預算增長3%的計劃,同時放棄前任的承諾,不再將外國援助支出恢復到國民收入的 0.7%。英國媒體披露,這已經作為一種可行方案在保守黨內得到討論,事實上意味著減少對烏克蘭的實際援助。

             

            與約翰遜、特拉斯相比,“成年人”蘇納克對于援助烏克蘭一直缺乏熱情,外界認為他上臺后“可能不會經常給澤連斯基打電話”。不過,考慮到個人的選票,不少保守黨議員還是希望新首相能兼顧經濟復蘇和支持烏克蘭。議員詹姆斯·希佩近日的表態具有代表性:“約翰遜和特拉斯領導了對烏克蘭的援助,我們必須繼續。但只有我們國內的政治、經濟穩定時,我們才能具備國際領導力!

             

            格林·福特對《中國新聞周刊》指出,蘇納克成為新首相更可能緩解英國和歐盟的關系,并在對烏克蘭的問題上“稍稍降溫”,從而為解決當下的通貨膨脹和生活成本危機營造更好的條件。不過,保守黨偏右翼的整體政策取向并不會改變。而留給蘇納克挽回民意的時間并不多:即使保守黨取消原定在2023年提前大選的計劃,英國下一次大選也必須在2025年1月之前舉行。

            邻居的阿?
            <noframes id="txvtv">

                      <pre id="txvtv"></pre>
                      <noframes id="txvtv"><track id="txvtv"><strike id="txvtv"></strike></track>
                      <track id="txvtv"></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