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txvtv">

            <pre id="txvtv"></pre>
            <noframes id="txvtv"><track id="txvtv"><strike id="txvtv"></strike></track>
            <track id="txvtv"></track>

            國際

            特拉斯宣布辭職,45天政治荒誕劇造就英國“最短命首相”

            曹然  2022-10-21 09:57:33

            經歷了財相換將、改革倒轉、黨內“逼宮”后,英國首相特拉斯于當地時間10月20日宣布辭職,成為英國現代政治史上任職時間最短的首相。

             

            據英國媒體報道,特拉斯所在的保守黨將迅速推舉出新領袖接任首相職位。保守黨官員稱,新首相將在10月28日左右產生。

             

            從“戰士”到“逃兵”

             

            直到10月19日,特拉斯還在議會質詢中否認主動辭職的可能。面對議會大廳里的哄笑聲,這位當時上任僅44天的首相大喊“我是個戰士,不是逃兵!”

             

            然而,自9月以來,作為黨內激進右翼的特拉斯力推大規模減稅政策,甫一出臺就導致市場信心盡失,英鎊應聲下跌,破37年以來紀錄。疊加俄烏沖突等外部因素誘發的“生活成本危機”,特拉斯的選民支持率到10月初已下挫至16%,全無此前歷任首相就職第一年的民調“蜜月期”。

             

            為避免2023年初地方選舉潰敗,保守黨高層自10月初開始討論“及時止損”,用更懂經濟也更傳統穩健的人選替換特拉斯。但以強硬著稱的特拉斯不愿認輸,僅小幅回調改革措施,反而指責異見者“不是真正的保守黨人”,進一步將自己孤立。由于保守黨內規則限制在首相任期第一年進行不信任投票,雙方一度陷入僵局。

             

            “黨內對抗”的轉折出現在10月14日。特拉斯解除了內閣財政大臣克瓦滕的職務,任命“長期政敵”亨特繼任。這被視為她事實上放棄抵抗:一方面,完全反對特拉斯減稅計劃的亨特就任財政大臣,意味著改革結束。亨特就職當天,內閣就宣布回到上一屆政府的加稅道路,重啟將企業所得稅增加6%的方案。另一方面,財政大臣是內閣二號人物,特拉斯上任一個月即更換財相,且不得不以全盤放棄原政策為條件延攬政敵出山,可見其在黨內已乏盟友。

             

            特拉斯宣布辭職。圖/BBC

             

            最終,特拉斯在20日宣布辭職,刷新了1827年首相坎寧創下的119天最短任期紀錄。不過,坎寧是病故,而非被趕走。

             

            “荒誕劇”或難影響英國政治格局

             

            特拉斯下臺之際,英國輿論都在追問:為何保守黨會選擇特拉斯?自2016年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后,激進右翼在西方政治中走向主流已不再令人震驚。今年9月,歐盟第三大經濟體意大利剛剛誕生了“二戰以來最保守”的新政府。不過,在德國、法國等歐洲大國,激進右翼至今未能撼動中左翼、中右翼的“最大公約數”。在英國,保守黨已經連續執政17年,從2005年時的領袖卡梅倫到特蕾莎·梅、約翰遜,被外界認為“越來越保守”,但都不曾偏離傳統主流,特拉斯則是第一位成功上臺的激進右翼。

             

            時間回到今年7月,時任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因選舉不利、支持率下跌被迫下臺,黨內錯綜復雜的勢力最終分化為由財政大臣蘇納克代表的“穩健派”和以外交大臣特拉斯為代表的“激進派”。

             

            當時,右翼激進派指責傳統保守黨人畏首畏尾、不敢改革,力圖通過大規模減稅刺激經濟增長,包括將現行45%最高所得稅稅率取消,將基本稅率從20%降至19%等。多年主導保守黨財政政策的蘇納克曾警告:大規模減稅計劃缺乏資金支撐,且意味著顛覆2019年保守黨歷史性大勝時的政策取向,將嚴重影響市場和民眾的信心。特拉斯則認為,與其他發達經濟體相比,英國政府負債率低,財政有能力負擔減稅成本,至于外界的信心,她表示“愿意不受歡迎”。

             

            最終,保守黨內的微弱多數選擇讓特拉斯“賭一把”。有英國媒體認為,保守黨高層原本以為特拉斯會加強黨內團結,用較溫和的改革應對惡劣的內外部環境。但事實上,家庭出身、政治生涯與傳統保守黨人迥異的特拉斯,其激進和固執超出了保守黨高層的預期。她就職一個月來顛覆前首相約翰遜的內政、經濟政策的程度,連其盟友都感到震驚。

             

            約翰遜曾擔任編輯的著名保守派刊物《旁觀者》評論稱,當前保守黨高層的問題在于政治和經濟知識匱乏:議員們追求短期政治利益,不曾系統閱讀經典文本,黨內幾乎沒有理論家,這個連續執政的大黨因而逐漸忘記為何得到最廣泛選民的支持,從而為黨內激進力量奪權提供了機會。

             

            如今,保守黨高層迅速實現“逼宮”換帥,被分析人士認為或可以達到“及時止損”的效果。無論新任首相是蘇納克、莫道特或其他人選,只要下一屆內閣回歸傳統主流,保守黨仍很有可能翻轉如今與工黨之間約20%的支持率差距。而新首相一旦得到“蜜月期”的喘息,就可以按保守黨的原定計劃在2023年秋季提前大選,力保未來五年繼續執政。

             

            不過,歐美媒體也指出,特拉斯短暫的“政治荒誕劇”加劇了保守黨內部的陣營分裂,如今“很難看出任何一個候選人能被黨內所有派系接受”。而且,這將是保守黨在沒有給予英國民眾大選機會的情況下第二次“自選”首相。工黨領袖斯塔默已在第一時間表示,這場“荒誕劇”應當以“馬上提前進行大選”結束,以保證英國公眾對國家的未來擁有發言權。雖然保守黨控制下的議會不會遵從斯塔默的意愿,但新首相將如何彌合黨內的分裂,又如何重獲民眾的支持,仍充滿變數。

             

            記者:曹然

            邻居的阿?
            <noframes id="txvtv">

                      <pre id="txvtv"></pre>
                      <noframes id="txvtv"><track id="txvtv"><strike id="txvtv"></strike></track>
                      <track id="txvtv"></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