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txvtv">

            <pre id="txvtv"></pre>
            <noframes id="txvtv"><track id="txvtv"><strike id="txvtv"></strike></track>
            <track id="txvtv"></track>

            國際

            ​外來的“統一教”緣何導致安倍遇刺

            曹然  2022-07-18 12:36:56

            山上徹也曾對同事透露 他和母親因“統一教”教會的人 借“驅魔”推銷宗教產品而不斷吵架

            7月12日下午的葬禮結束后,安倍晉三的遺體被火化。他的靈柩隨后運回山口縣老家,安葬在安倍家族的墓園中,與父親安倍晉太郎的墓在一起。

             

            四天前,隨著兩聲槍響,安倍倒在了奈良的一個街頭演說臺上。在兩位前首相被殺的“2·26事件”發生86年后,安倍晉三成為第7位遇刺身亡的日本首相級人物。

             

            ​禍起“統一教”,嫌犯曾嘗試造炸彈,安保錯失3秒黃金反應時間,安倍遇刺案是如何發生的?

            7月8日,日本奈良縣,安倍晉三遭槍擊現場:安倍晉三在近鐵大和西大寺站附近演講。 圖/澎湃影像

             

            知名智庫史汀生中心高級研究員兼聯席主任辰巳由紀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她更愿意將槍手稱為“心懷不滿的國民”,和日本極右翼、極左翼團體“似乎都沒有明確的關系”。

             

            從7月12日的警方通報來看,安倍遇刺事件確實并非日本歷史上更“常見”的政治刺殺。但年過八旬的知名日本問題專家、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彭佩爾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它對日本政治與社會造成的震蕩,才剛剛開始。

             

            禍起“統一教”?

             

            6月24日,安倍手握麥克風站在福岡縣的街頭,開啟了輾轉全日本的拜票行程。為了7月10日舉行的日本參議院選舉,安倍將半個月的行程排得滿滿,一天之內要“趕場”數座城市的街頭演說。

             

            雖然民調數據顯示自民黨將贏得大勝,但各地的候選人都希望這位黨內最大派系的領袖能為自己站臺。安倍也有自己的目標,每場演說中,他都呼吁選民出來投票,讓右翼陣營在參議院得到修憲所需的三分之二多數席位。

             

            41歲的山上徹也緊盯著安倍的行程安排。5月,他以“勞累”為由辭去工作,此后整日待在奈良的單間公寓中,不和鄰里接觸,沒人知道他在干什么。

             

            山上徹也是土生土長的奈良人,原本住在古城里一片幽靜的居民區。他的祖父是一位建筑公司老板,愛打高爾夫,給街坊留下“文雅”的印象。山上徹也出生后,父親、祖父和唯一的哥哥相繼去世。1999年,母親帶著他和妹妹搬離傷心之地。鄰居們回憶,這位無依無靠的母親那時已流露出“想加入宗教”的念頭。

             

            同一年,一個俗稱為“統一教”的宗教組織更名為“世界和平統一家庭聯合會”。該團體由韓國人文鮮明于1954年創辦,很快傳入日本,并因為新信徒進行大規!凹w婚配”和要求新信徒捐出三年全部收入而聞名。

             

            90年代末,隨著日本經濟增長的泡沫破滅,社會進入“就業冰河時期”,各宗教組織的新信徒人數都迅速增長。到2012年文鮮明去世時,“統一教”宣稱其信徒總數達到300萬。

             

            安倍遇刺事件發生后,“統一教”日本團體的負責人田中富弘承認,山上徹也的母親正是在90年代末加入教會。山上徹也家的新住所距離“統一教”在奈良的分部僅有5分鐘路程。這位母親后來對朋友說,她頻繁收到熟人們的邀約,聽說加入教會“能得到幫助”。

             

            雖然田中富弘宣稱無法追蹤信徒的捐款記錄,但山上徹也母親的故友對媒體稱,山上徹也母親入教后就向教會大量捐款,還曾拜訪“統一教”的韓國總部。山上徹也曾對同事透露,他和母親因“統一教”教會的人借“驅魔”推銷宗教產品而不斷吵架。

             

            僅僅過去了三年,2002年8月,山上徹也家破產。已考入名校同志社大學的山上徹也被迫輟學,但找不到工作,當月作為“合同制自衛官”加入海上自衛隊。三年后,山上徹也退役,此后輾轉打工,沒有結婚。

             

            為了讓母親遠離教會,山上徹也做了一些努力。2009年到2017年,母親暫停了教會活動。但2017年,“統一教”又找過來,她再次開始參加活動,直到今年,每個月都會去一次教會。

             

            和母親決裂的山上徹也搬離了原來的家,開始獨居,沒有社交。他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從2020年10月起在京都一家工廠操作叉車做搬運。那正是安倍晉三辭任日本首相時,工廠負責人回憶,當時山上徹也工作積極認真。但從2021年4月開始,山上徹也變得“明顯不遵守工作程序,經常與同事爭吵”。

             

            在山上徹也還與外界接觸的最后時期,他對同事透露過自己的煩惱:母親依然無法擺脫教會。他自認為找到了事情的癥結:“教會和安倍關系很深。所以,警察也不能對他們進行搜查!

             

            “安倍和許多右翼、保守的宗教團體有關系,并不是什么秘密,也一直被他的政治對手所攻擊!痹L期擔任安倍外交、安保政策顧問的慶應義塾大學教授細谷雄一對《中國新聞周刊》說!敖y一教”傳入日本后不久,因為在修改“和平憲法”等觀點上想法接近,創始人文鮮明很快與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成為朋友。和日本常見的政黨與宗教團體的關系一樣,“統一教”被日本媒體稱為“在選舉時既出人又出票”。

             

            與能召集數百位自民黨議員參與活動的宗教團體“神社本廳”“日本會議”等相比,“統一教”與安倍及自民黨高層的關系并不那么親近。田中富弘表示,安倍2021年9月為“統一教”活動發表視頻演講、贊揚文鮮明的遺孀韓鶴子,只是一次禮節性活動,其本人并非“統一教”成員,雙方也沒有密切聯系。

             

            但細谷雄一指出,因為“統一教”源于韓國,丑聞又多,而當前日韓關系處于低谷,所以在宗教問題上,在野黨重點抨擊安倍家族和“統一教”的關聯,“目標是宣稱安倍因此受到外國勢力的影響”。另一方面,長期執政的安倍政府以“宗教自由”名義拒絕干預或披露“統一教”的“集體婚配”“強迫捐款”等問題,也遭到民眾質疑。直到今年6月,在NHK電視臺的辯論節目中,還有在野黨領導人指責安倍與“統一教”的關聯。

             

            刺殺安倍后,山上徹也對警察說,自己最初是想刺殺“統一教”教會的高層,但總是“做不到”?紤]到安倍和教會關系密切,而且“(從海外把‘統一教’)引進來的是岸信介”,所以決定刺殺。

             

            “我想他的行動是出于個人動機,但其根源仍在于日本政壇!奔毠刃垡徽f。

             

            “一個你覺得永遠不會發生的事件發生了”

             

            山上徹也要完成自己的刺殺行動,如何擁有一把槍,是首先要解決的問題。

             

            日本媒體統計稱,“二戰”結束以來,有約20位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級人物遭暗殺身亡,其中九成以上的案件屬于槍殺。但美國占領當局在日本制定了后來被稱為“西方世界最嚴苛”的控槍制度。當前,日本槍支犯罪率極低,悉尼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1.25億人口的日本只有9人死于槍擊。

             

            日本公民可以合法購買和使用的槍支類別只有三類,分別是氣槍、用于打獵和射擊運動使用的栓動步槍和霰彈槍。但要想買到手,程序非常嚴苛,需要從事相關特殊職業者經過漫長的許可程序才能獲得執照,其間除接受筆試、心理測試和警方背景調查外,還需要醫療機構開具“無吸毒證明”。即使獲得執照,槍支和彈藥也必須分開在指定場所存放。如無照持槍,最高可能被處以十年監禁。

             

            因為這三類槍支不包括手槍,所以日本極右翼分子、黑社會等特殊群體常被發現私自改裝、仿制“土手槍”。不過,數量已從上世紀80年代的年均500起下降至每年不足100起。

             

            2018年,兵庫縣警方曾查處了一名在家中自己看視頻制造手槍和子彈的男子。同年,警方還抓獲了一名用3D打印造槍的名古屋大學生。專家曾提出應管理搜索網站和社交媒體,清理“教人造槍”的視頻,但沒有回音。

             

            當日本警方在7月8日后搜查山上徹也的房間和汽車時,發現了自制槍支、彈藥和炸藥的耗材,布滿彈孔的試射木板,一些不成功的“DIY”武器半成品,以及用于在網上瀏覽槍彈制作視頻記錄的電腦。警方認為,這顯示出山上徹也曾反復試制槍支。山上徹也表示,他還嘗試過制造炸彈,但并不成功。

             

            日本媒體報道稱,山上徹也使用的槍支也是用3D打印機制作。這支槍長約40厘米,高約20厘米,纏著黑色膠帶,固定著兩根管子,一次能發射6顆自制子彈。日本“3D數據活用會”理事長相馬達也稱,技術并不難,“具備大學層次的知識和技術就可以制作”。槍械評論家津田哲對媒體表示,一把簡易的自制槍只需要花費4000到5000日元(一元人民幣約合20日元)。

             

            津田哲指出,山上徹也使用的槍,結構很簡單,槍聲響起后冒出白煙意味著“與傳統槍支中使用的火藥不同,估計是可用于煙花、容易買到的黑火藥”。對山上徹也而言,這意味著他必須找到一個非常接近安倍的距離,才可能發揮出“土槍”有限的威力。

             

            7月7日,安倍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最后一條消息,內容是為岡山縣參議員候選人小野田紀美拉票?紤]到在奈良縣謀求連任的自民黨議員佐藤啟目前的支持率和對手不分伯仲,安倍臨時改變計劃,決定在7月8日上午先到奈良縣助選,下午再到京都進行另一場演說。他非常熟悉被視為自民黨“青年希望”的佐藤啟。安倍執政末期,佐藤啟擔任過內閣官房副長官。

             

            山上徹也在網上看到了安倍的行程變更。警方現在懷疑,他曾在7日開車前往岡山縣,但沒有下手。安倍在奈良發表演說的地點是近鐵“大和西大寺站”前,剛好在“統一教”教會奈良分部和山上徹也的母親家附近。

             

            對于山上徹也沒有在岡山縣行刺的原因,日本媒體分析認為,可能是因為安倍在岡山縣的助選活動在體育館中進行,觀眾席距臺上較遠。選舉顧問大浜崎卓真表示,美國政客在選舉期間的活動就通常選擇市政廳和體育場進行,這樣便于組織安保,還可以進行入場安檢。但在日本,選舉活動“越激烈,越是傾向于通過街頭演說的方式來讓選民有‘親近感’”。

             

            7日傍晚時分,奈良縣警察廳收到前首相安倍晉三臨時改變行程、將在8日上午在奈良街頭演說的信息。8日上午,安保計劃匆匆得到批復,臨時調配的警力迅速趕往現場。安倍的演說場地是一處在路邊人行道邊臨時搭建的簡單平臺,僅用白色的欄桿圍住,背后有一片停車場,四周非常開闊。

             

            8日上午10時左右,山上徹也到達了演說現場,此時距離安倍到場還有一個半小時。他四處徘徊、進出商鋪,尋找“容易槍擊的地方”,很快發現了警戒漏洞:安倍背對著的停車場廣闊空間內,竟沒有安排任何一名警察。

             

            一位東京警視廳高官對媒體指出,山上徹也之所以有了靠近安倍身邊的機會,是因為奈良縣警察廳沒有對演說場所進行充分的事先檢查,以確認警戒位置是否有死角。

             

            但在和諸多日本政要有交往的順天堂大學醫學院教授汪先恩看來,日本警方對此類活動的松懈實屬尋常。他對《中國新聞周刊》指出,日本政客的街邊演講“一般關注的市民很少,安倍這次演說周圍也只有30多名觀眾,所以議員們演講往往只帶幾個助理,一般都不清場,也不重視安!。安倍身亡后,奈良縣警察廳本部長鬼塚友章在發布會上談及是否事先勘察過現場時,他坦言“不清楚”,并強調稱此前“沒有掌握出事的征兆”。

             

            ​禍起“統一教”,嫌犯曾嘗試造炸彈,安保錯失3秒黃金反應時間,安倍遇刺案是如何發生的?

            安倍晉三中槍倒地。圖/澎湃影像

             

            8日上午11時30分,安倍的演說剛剛開始,山上徹也手按自制槍,從后方迅速接近,在距離安倍約7米的位置開出第一槍。后來的醫院報告顯示,這一槍并未命中要害,受傷的安倍轉過頭看向沖上來的山上徹也。第二聲槍響在此時響起,距離5米,彈片直接擊中心臟,安倍隨即倒下。

             

            東京警視廳前特種部隊成員伊藤鋼一指出,在兩聲槍響之間,安保人員明明有三秒鐘的反應時間,應當迅速沖上臺按下安倍的頭,保護他離開現場。然而,不知是因為站位太遠還是訓練不足,現場沒有人及時上前。

             

            ​禍起“統一教”,嫌犯曾嘗試造炸彈,安保錯失3秒黃金反應時間,安倍遇刺案是如何發生的?

            安保人員追捕槍擊者山上徹也。圖/澎湃影像

             

            日本前眾議員小池政就則對《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安倍的警衛是專業的,但“他們不曾設想安倍會被槍支襲擊,因為日本是禁槍國家,過去警衛設想的更多是受到刀之類的武器襲擊!彼ㄗh,這次襲擊發生后,警方應對警衛進行應對槍擊事件的訓練。

             

            8日中午看到日本媒體的報道時,汪先恩就確認安倍很可能已沒有生還的機會。他說,醫護人員第一時間判定的“心肺停止”概念非常關鍵,“如果只是打到肺部,心臟是不會停止的,而使用這個詞語,就是說襲擊者槍擊到了安倍的心臟。再考慮運送到醫院的時間,30分鐘就會引發腦死亡”。

             

            ​禍起“統一教”,嫌犯曾嘗試造炸彈,安保錯失3秒黃金反應時間,安倍遇刺案是如何發生的?

            7月8日,醫用直升機將安倍晉三轉運至奈良縣一家醫院。圖/澎湃影像

             

            據奈良縣立醫科大學附屬醫院介紹,醫護人員在11時37分趕到現場。當時安倍已經心肺停止,經救護車轉直升機后,直到12時20分才抵達醫院,距離槍擊發生過去50分鐘。醫院隨后實施了包括胸部止血和大量輸血等救命措施。實施治療的急救醫學教授福島英賢教授表示,安倍“從幾個部位大量出血,無法完全止血,很不幸沒能使心跳恢復”。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原東亞研究所所長彭佩爾對《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從自制槍支管控,到安保疏漏,再到搶救不及時,這場準備拙劣的刺殺行動能夠“成功”,可能是因為日本許久不曾有同類事件發生,槍殺也早已不是極右翼、極左翼團體的慣用手段!肮姷恼痼@,來自于一個你覺得永遠不會發生的事件發生了!

             

            7月8日17時03分,安倍被宣告死亡。

             

            安倍派的去與留

             

            7月10日,佐藤啟以41%的得票率在奈良縣成功連任參議員,領先了緊隨其后的競爭對手12個百分點。勝選后的記者會上,他面色凝重,沒有依慣例大喊三聲“萬歲”及接受贈花。

             

            安倍遇刺后,現任首相岸田文雄拒絕以安全名義延遲選舉,而是號召國民“不畏恐怖”。最終,本屆參議院選舉投票率比往屆高出3%,奈良縣當地更增長6%。雖然在野黨候選人都對刺殺事件表示譴責,但“同情票”大多流向了佐藤啟。在8日的槍聲響起后,日本民眾目睹了佐藤啟跪在倒地的安倍身旁哭喊:“都是我害的!

             

            這是日本政壇爭奪安倍“遺產”的第一幕。7月8日后所有政黨同聲譴責槍擊的短暫“團結”景象,緣于安倍因刺殺這種“恐怖活動”而離世,卻并不代表各方對安倍政治理念的認同。隨著自民黨、公明黨執政聯盟在10日的選舉中攬下76個席位,遠超岸田文雄選前定下的55席“勝負線”,“后安倍時代”的新博弈已經開始。

             

            哥倫比亞大學日裔國際政治助理教授、東亞問題專家佐佐木文子對《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安倍遇刺前,自民黨決策一直受制于力量最大的安倍派,屬于黨內第四大派系的岸田文雄在安倍派的支持下才當選總裁、成為首相,因而“盡管岸田文雄是自民黨‘鴿派’代表,而安倍則是‘鷹派’領袖,但岸田文雄的執政必須反映安倍的理念”。

             

            安倍去世后,安倍派失去了最有影響力的領導者,現有領袖的政治影響力不及岸田文雄,安倍重點培養的“年輕一代”高市早苗更遠遜河野太郎等其他派系中堅力量。更重要的是,本次參議院選舉后,直到2025年7月前,日本不會再舉行重要的全國性選舉,這意味著岸田文雄有望迎來穩定執政的“黃金三年”。

             

            但自民黨內部依然面臨兩個現實的問題:岸田文雄是否能成為自民黨最重要的領導者?安倍派內的兩大派系安倍系和福田系是否會就此分裂?佐佐木文子表示,這將取決于岸田文雄接下來的具體行動:他很可能在短期內延續安倍的理念,顯得更尊重安倍的意愿,但長期則可能做更多“自己真正想做”的決策。問題在于轉變的時間與時機。

             

            修改“和平憲法”第九條將成為第一場戰役。本次參議院選舉后,以自民黨為首的“修憲四黨”占據177個議席,超出修憲所需的三分之二席位門檻。這意味著參眾兩院可以通過修憲議案,然后舉行全民公投,如公投支持者超半數,則將開啟“二戰”以來的首次修憲。

             

            不過,雖然岸田文雄在7月11日的記者會上稱“將努力盡早推進提案”,但外界多認為這僅是“表態發言”。慶應義塾大學教授細谷雄一指出,修憲具體如何改動,“修憲四黨”及自民黨各派系尚無共識,難度很大,力主“新型現實主義外交”的岸田文雄也不愿因此破壞日本與周邊國家的關系。問題是,安倍派等黨內右翼正在盡最大努力掌握安倍“遺產”的話語權,從而讓安倍遇刺成為“讓他們變得更強大的契機”。而在修憲問題上采取更強硬立場,恰是爭奪話語權的第一步。

             

            “另一方面,‘安倍時代’重塑了日本政壇和日本公眾的世界觀!奔又荽髮W伯克利分校教授、原東亞研究所所長彭佩爾說,“當安倍開始推動積極、強勢的外交和安保戰略時,許多人都持批評態度,認為日本應該是和平主義者,不應該增加安保開支,不應該冒犯任何國家。但‘安倍時代’成為了轉折點,他將日本帶向了新的方向!碑敯脖队龃套屝迲椷M一步成為“政治正確”,岸田文雄也很難逆潮流而動。

             

            在此背景下,雖然直接推動修憲依然難度大,但在增加安保開支以及對華、對俄、對韓強硬立場等問題上,自民黨右翼都將借機向岸田文雄發難。對此,岸田文雄亦有察覺。7月11日的記者會上,他一面向右翼表態“五年內從根本上強化防衛”,一面列舉俄烏沖突、物價飛漲、疫情再起等危機,渲染“目前處在戰后最頂級的困難局面”,呼吁黨內團結。

             

            彭佩爾指出,當下的自民黨內“有許多野心勃勃的政客,他們會盡其所能攻擊當權者,以使得自己的權力地位上升。對岸田文雄而言,更好的辦法是打贏第二場戰役,即今年下半年的自民黨人事大調整,從而獲得對高層的絕對控制。

             

            根據自民黨此前的安排,今年9月底前將會進行一次黨內高層人事調整及內閣改組。7月11日的記者會上,雖然承認“失去了偉大的領導者,將帶來各種影響”,但岸田文雄并未承諾推遲人事調整時間。

             

            自民黨內上一次人事大調整,是2021年10月岸田文雄就任總裁之初,因吸納了麻生太郎、茂木敏充、河野太郎等其他派系領袖,被日本媒體評論為“論功行賞”。其中,安倍的弟弟岸信夫出任防衛相,安倍派干將萩生田光一出任經濟產業相,安倍派總裁候選人高市早苗出任自民黨政調會長,均是岸田團結安倍派的安排。

             

            如今,安倍派人物的去留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史汀生中心高級研究員兼聯席主任辰巳由紀指出,更值得關注的是岸田文雄將如何調整占據要職的其他派系領袖。之前的“團結政府”象征著自民黨內第二大派系茂木派、第三大派系麻生派和岸田的結盟。如今,他們的共同對手安倍派陷入困境,結盟本就不再穩固。如果岸田文雄操之過急,很可能導致黨內形成新的“反岸田聯盟”。

             

            “自民黨的內斗非常激烈,任何首相都很難讓所有人滿意,歷史上的領導者很難找到真正的平衡,以保持長期領導地位!迸砼鍫栒f,“安倍非常善于在追隨者中建立忠誠可靠的關系。他本身擁有龐大的派系和資源支持,且樂于幫助需要他支持的政治伙伴。讓我們看看岸田文雄能否做到這些!

             

            佐佐木文子指出,“后安倍時代”的日本社會將面臨雙重變化。一方面,因為‘安倍時代’加劇了日本社會的分裂和極化,安倍的右翼支持者將其反對者視為“不愛國”;如果“后安倍時代”的領導者能緩解社會撕裂,日本社會將變得更加團結。

             

            但另一方面,如果安倍派遭受重創最終導致自民黨和日本政壇不穩定,則日本仍可能回到首相頻繁更替的混亂時期。

             

            邻居的阿?
            <noframes id="txvtv">

                      <pre id="txvtv"></pre>
                      <noframes id="txvtv"><track id="txvtv"><strike id="txvtv"></strike></track>
                      <track id="txvtv"></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