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txvtv">

            <pre id="txvtv"></pre>
            <noframes id="txvtv"><track id="txvtv"><strike id="txvtv"></strike></track>
            <track id="txvtv"></track>

            國際

            王毅與布林肯會晤:中美高層互動提速的重要一步

            沈雅梅  2022-07-11 15:28:07

            美方不論是尋求為中美關系設立“護欄”,還是想給中國“下單子”,始終離不開直接與中國對話的雙邊軌道。

            7月9日,在印尼巴厘島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外長會期間,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舉行會晤,就當前中美關系及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交換意見。這是G20會議期間中方應約同主要國家外長和地區組織代表舉行一系列雙邊會見的其中一場,是近期中美高層互動進入提速時刻的重要一步,也是兩國外長自2021年10月羅馬會談以來首次面對面會晤。

             

            圖片來源:CGTN視頻截屏

             

            這次會晤有助于推動兩國關系朝著化解糾紛的方向發展,緩解外界對中美關系緊張化的擔憂,促進兩國在應對氣候變化、公共衛生、烏克蘭問題等國際議題上的溝通與對表,因而會晤本身是積極的、有益的。

             

            事實上,繼中美元首3月視頻通話達成重要共識后,兩國國家安全、外交、經濟、軍事、氣候變化團隊保持接觸,頻繁會談,在落實元首共識方面采取切實行動,延續了官方對話與協商的積極勢頭,體現出中美雙方都有溝通需求。

             

            從中方看,中方始終支持中美加強溝通交流,增進相互理解。對話與協商,是中國習慣于采取并且擅長的路徑,也是美國從實用主義出發所能接受的。一次對話可能不足以扭轉中美關系的大局,但對于解決具體問題、緩和雙方矛盾、保持溝通渠道、避免最壞情況等都是有益的。中方在會晤中提出四份清單:要求美方糾正錯誤對華政策和言行的清單、中方關切的重點個案清單、中方重點關切的涉華法案清單、中美8個領域合作清單,希望美方切實認真對待。會晤既表達了中方對與美方對話的誠意,也是向世界闡釋中國對外政策的機會。

             

            中方注意到,一段時間以來,美方多次在口頭上承諾不尋求同中國打“新冷戰”、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不尋求通過強化同盟關系反對中國、不支持“臺獨”、無意同中國發生沖突;但美方言行不一,存在說一套做一套的情況。實際上,美方已出臺正式的國家戰略,把中國鎖定為“最重要的戰略競爭對手”,把“制止中國威脅”作為防務戰略的優先目標,為中美關系貼上意識形態標簽,不斷強化對華遏制,加強美臺勾連,炮制涉疆問題,加大對華制裁。

             

            這些舉動對中美關系的傷害是系統性的。臺灣問題事關領土完整和國家主權,是中國的核心利益所在;涉疆問題純屬捏造,是美國對華意識形態攻勢的組合拳;美國依據自身國內法對外發動經濟制裁,不僅破壞中國及其他被制裁國家正常的對外經濟交往,還沖擊了以聯合國憲章和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美國在亞太地區拼湊網格化聯盟組合,實為圖謀用地緣經濟聯盟,壓縮中國的發展空間。因此,中方當然需要向美方重申涉華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邊界和底線,要求美方澄清有關言論的脫節之處,并匡正美方對中國、中美關系的錯誤認知。

             

            從美方看,美國總統拜登執政即將進入“下半場”,對華政策到了調整的關鍵節點。過去一年,拜登政府對華交往的路徑是“先盟友,后對華”。布林肯5月底關于“投資、結盟、競爭”的演講也表明,美國對華政策的重點是在“中國以外”,把動員國內和整合盟友作為對陣中國的前沿,給自己制造內外協調、人多勢眾的“優勢”,進而“塑造中國的戰略環境”。但實際上,美方不論是尋求為中美關系設立“護欄”,還是想給中國“下單子”,始終離不開直接與中國對話的雙邊軌道。

             

            美方對華接觸的驅動在增強,主要有兩方面的因素。對內,拜登執政不力,民主黨中期選舉前景堪憂,通脹高企、油價飆升、食品價格上漲等問題成為選民最關注的問題。這些問題的形成有俄烏沖突及美歐制裁狂潮導致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的原因,有拜登大規模救助計劃等經濟政策的原因,也有對華加征關稅的原因。相比于其他因素,通過調整對華關稅,以緩解國內通脹,對拜登而言是最現實的出路,因此在加強對話、抑制通脹等方面有求于中方。外交上,美國已擴大對亞太地區的戰略布局,大幅推進北約“印太化”,拉開在歐亞兩線作戰的架勢,美方自認為已形成了對中國的戰略包圍、軍事威懾、外交施壓,占據對華競爭的上風,因而希望試探中方的態度有無變化,也可能是為下一步元首交往探口風。

             

            在新冠疫情蔓延、俄烏沖突持續、世界經濟下滑的背景下,中美外長在G20框架下實現會晤,凸顯了G20作為全球治理平臺的重要作用更加突出,也為中美雙方提供了就全球治理議題進行溝通的機會。但雙方預計在這方面的合作前景仍然暗淡。相對于中方關注世界糧食和能源安全問題、全球商品價格上漲等,美方關注點在于,把全球糧食短缺、化肥短缺等問題歸咎于俄羅斯,呼吁G20國家向俄羅斯追責,并希望向中國傳達“在烏克蘭問題上應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的期望”。美國對外交往實踐已經表明,從經濟上摧毀對手,進行懲罰和制裁,從未真正解決問題。而中國做什么、不做什么,是自己的主權選擇,會根據事情的是非曲直來衡量。

            歸根結底,中美元首保持交往、高層進行接觸,體現了雙方對不沖突、不對抗的底線有共識,對穩定中美關系有共同訴求,這也是中美關系韌性所在。也要看到,拜登政府對華進行接觸,也是希望通過溝通了解中方意圖,從而制定更有效的、長期的遏華政策。由于美方執意將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不斷掏空“一個中國”原則,中美關系緊張化的趨勢仍將長期持續。受美國政治極化和選舉時間表的影響,美國國內危機外溢,仍將影響美國對華政策的連貫性。

             

            (作者系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

             

            邻居的阿?
            <noframes id="txvtv">

                      <pre id="txvtv"></pre>
                      <noframes id="txvtv"><track id="txvtv"><strike id="txvtv"></strike></track>
                      <track id="txvtv"></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