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txvtv">

            <pre id="txvtv"></pre>
            <noframes id="txvtv"><track id="txvtv"><strike id="txvtv"></strike></track>
            <track id="txvtv"></track>

            社會

            上海開始“搶”人了

            孫曉波  2022-07-11 15:40:53

            贏得年輕人,才能贏得城市未來。

            疫情解封后的上海,除了抓生產、促消費之外,還在抓緊時間搶人才。

             

            日前,上海發布最新落戶政策,明確在滬各高校及其他地區“雙一流”高校/學科應屆碩士畢業生,符合相應基本條件即可落戶。

             

            這是繼6月初針對留學回國人員出臺落戶政策后,上海再次放寬落戶門檻。

             

            自2020年以來,上海已多次放松落戶。此次上海放松落戶限制,距離上一次出臺放松政策更是不足一個月。如此高的頻率,也讓戶口含金量很高的上海流露出對人才的渴求。

             

            與此同時,長三角另一重要城市杭州近日也放寬了落戶政策,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以上學歷者,在市區就業并正常繳納社保的即可落戶杭州市區。

             

            長三角一直以來都是吸引人才的高地。在《中國城市人才吸引力排名:2022》中,上海位居人才吸引力城市第二,杭州排名第五。

             

            此次,上海、杭州接連降低落戶門檻,也被輿論形容為“組團搶人”,引起外界的高度關注。

             

            “搶人”將成為常態

             

            6月底,上海市教委等四部門聯合發布了《關于做好2022年非上海生源應屆普通高校畢業生進滬就業工作的通知》。

             

            通知附件《2022年非上海生源應屆普通高校畢業生進滬就業申請本市戶籍評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明確,上海市所有高校的2022級碩士應屆畢業生,可直接落戶上海。

             

            《辦法》內容還顯示,全國世界一流大學建設高校的2022級碩士應屆畢業生,可直接落戶上海;全國世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的2022級碩士應屆畢業生,建設學科畢業生可直接落戶上海。

             

            此外,針對應屆普通高校畢業生落戶條件也有所放寬。上海4所世界一流大學建設高校的2022級本科應屆畢業生,直接落戶上海;在滬世界一流學科建設的應屆本科畢業生,在五個新城、南北地區重點轉型地區就業的,可落戶上海。

             

             

             

            上海南京路步行街。圖/圖蟲創意

             

            數據顯示,今年上海高校畢業生共22.7萬人,較去年增加2萬人,增量為5年來最多,其中今年上海畢業的全日制研究生可能會逼近5萬。有輿論指出,這次落戶政策的放松,無疑將吸引大量的畢業生留在上海發展。

             

            相較上海的落戶新政,杭州的政策更為寬松。

             

            6月27日,杭州公布了最新的《全日制本科和碩士學歷人才落戶政策》,明確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及碩士研究生、2017年后錄取的符合條件的非全日制研究生,畢業2年內可“先落戶后就業”。

             

            此外,長三角地區的另一明星城市蘇州,也在頻繁降低人才落戶門檻,彌補高等教育資源不足的短板。

             

            據蘇州發布6月15日消息,蘇州市人才服務中心今年進一步擴大了“人才落戶直通車”的范圍,合作院校由去年的在蘇本科院校擴大到全國高校,目前已有21所,還在不斷增加中。

            “人才落戶直通車”是蘇州與市內外合作院校聯合舉辦的活動,以“簡少的材料、簡單的流程、超快的速度”為2022屆全日制畢業生提供落戶服務。

             

            上海、蘇州、杭州正好是長三角GDP排名前三的城市,也向來是吸引人才的高地。

             

            以杭州為例,去年杭州引進35歲以下大學生48.3萬人,并連續11年入選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國城市;而上海更是在《中國城市人才吸引力排名:2022》中位居人才吸引力城市第二,外來人口常年保持在1000萬以上。

            2021年長三角常住人口合計增長接近110萬人,顯示出強勁的吸引力。因此,此番“組團搶人”也吸引了諸多關注。

             

            滬杭蘇之外,合肥也于近日發布了人才發展若干政策,成為又一個加入到“搶人”行列長三角城市。

            贏得年輕人,才能贏得城市未來。在業內專家看來,隨著經濟增長轉向創新驅動和產業轉型升級,對人才的競爭成為必然,對高素質人才的爭奪將成為今后城市、地區競爭的一個常態。

             

            “縱觀城市的發展,青年友好型城市基本上都是能夠迅速發展的城市!蹦暇┐髮W長江產業經濟研究院研究員蹤家峰說,像上海這樣的大城市已經達到了一定高度,進入人才推動的發展階段,需要不斷地創造條件吸引更多的人才。

             

            “多虧有外來人口”

             

            一直以來,上海的落戶政策相對嚴格。此前,在全國多個城市掀起“搶人大戰”時,上海也一直保持“旁觀”姿態,此番降低落戶門檻加入“搶人”行列,自然飽受關注。

             

            人口結構的變化,被認為是上海落戶政策不斷調整的關鍵因素。

             

            復旦大學發展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彭希哲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中國的人口增長已經走向零增長乃至負增長,大規模的人口增長的態勢正在逐漸結束,年輕勞動力供給成為一種比較搶手的資源,上海也面臨著這樣的挑戰。

             

            他說,上海的老年人口現在約有580萬,每年大約增加20多萬,但同時上海每年出生人口也就10萬,“如果沒有新的人口進來,那么上海的人口老化會非常迅速”。

             

            上海市統計局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末,上海全市常住人口為2489.43萬人。其中,戶籍常住人口1457.44萬人,外來常住人口1031.99萬人。全年常住人口出生11.6萬人,死亡13.9萬人,常住人口自然增長率為-0.92‰。剛剛過去的2021年,上海僅增加1.07萬人。

             

            彭希哲估算,上,F在有將近800萬人與老人及為老服務相關,再加上200萬左右的兒童,非勞動力人口有將近1000萬。他說,上海要完成“五個中心”(國際經濟、金融、貿易、航運和科創中心)建設,要具有活力,有很大的壓力和挑戰,“所以我們才看到上海正適當地放寬人口調控(政策)”。

             

            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王廣州對中國新聞周刊說,上海戶籍人口很早就出現負增長,因為生育率非常低,人口老齡化程度比較高,“現在多虧有外來人口撐著”。

             

            上海的情況,同樣出現在長三角的其他城市。作為全國老齡化程度最高的區域之一,整個長三角都面臨著人口負增長的壓力。

             

            近年來,江浙滬的常住人口出生率一直低于全國平均水平,加之老齡化程度不斷提高,人口自然增長率持續承壓。

             

             

            杭州城市風光。圖/圖蟲創意

             

            2021年江蘇常住人口出生率為5.65‰,人口死亡率為6.77‰,人口自然增長率為-1.12‰。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江蘇年度人口自然增長率首次轉負。

             

            浙江統計公報顯示,2021年浙江出生率為6.90‰,死亡率為5.90‰,自然增長率為1.00‰。按此計算,2021年浙江自然增長人口為6.5萬人左右,雖然保持正增長,但1.00‰的自然增長率也創下自1978年以來新低。

             

            暫無人口負增長之虞的安徽,也感受到來自出生率下滑的壓力。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表示,在人口出生率呈現下降趨勢的情況下,能否吸納更多外來人口和高素質人才,成為城市競爭力的重要因素。

             

            應對疫情帶來的沖擊,也被認為是上海此次人口新政的重要原因。

             

            廈門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丁長發對中國新聞周刊說,疫情對上海的影響非常大,4、5月份上海財政收入斷崖式下降。通過適當放開落戶政策,上海一方面希望能夠引進人才,另一方面也有恢復城市經濟的考量。

             

            2022年3月暴發的疫情對上海經濟社會發展產生了巨大的沖擊。上海市統計局6月17日發布的全市各項經濟指標顯示,今年前5個月,上海出口、投資、消費等主要經濟指標均出現負增長,低于全國平均水平。

            在此背景下,上海5月29日發布了《上海市加快經濟恢復和重振行動方案》,提出“當務之急就是要全力落實中央部署,保企業、保就業,努力穩住經濟基本盤”。

            蹤家峰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上海的疫情雖然已經得到了控制,但背后也暴露出一些問題,比如有些人在這個節點上選擇離開上海。他認為,上,F在放寬落戶新政,實際上也是給更多人吃“定心丸”。

             

            同樣,處在長三角的杭州、蘇州等地,也飽受疫情的困擾,出臺吸引人才的新政,自然也有恢復城市經濟的考量。

            要吸引人,更要留住人

             

            值得注意的是,全國高校人才流動數據顯示,在最歡迎外來人才方面,長三角已落后于珠三

            角。

             

            以上海為例,雖然近年來上海針對外來人才落戶出臺了很多改善措施,但仍改變不了外地畢業生落戶難的現狀。

             

            反觀珠三角,雖然高等教育資源不如長三角,但一直是吸引外地人才的高地。比如深圳沒有本土985大學,但深圳長期是985高校畢業生排名前三的就業目的地。

             

            雖然近兩年來,上海多次放松落戶政策,但落戶門檻依然相對較高,尤其是面對深圳本科落戶“秒批”。

             

            為了爭搶人才,上海此前為清華北大畢業生大開綠燈,本科畢業即可直接落戶上海,但是結果卻并不盡如人意。

             

            在多位受訪專家看來,上海最新的落戶政策門檻并不低。丁長發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二線城市已經大規模放開,有的甚至零門檻。他說,“如果未來老齡化繼續加劇,上?隙〞^續降低落戶門檻!

             

            對一個城市來說,吸引人才落戶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真正把人才留住。彭希哲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各地不斷出臺人才政策,但具體這些人才在當地能不能生存和發展下來,很大程度上不是靠人才政策本身就能解決的。

             

            他說,上海是一個人才高地,可能要搶人相對容易,但是要留人并不容易。對年輕人來說,更加看重的是生存和發展的環境,以及生活條件,“光一個戶口是不能解決這些問題的”。

             

            彭希哲說,“人才的引進和人才的使用,以及人才引進后能不能留得住,能不能用得好,是一個綜合性的公共政策。留住人才的關鍵是要提供更高水平的公共服務,營造好硬環境和軟環境!

             

            在蹤家峰看來,一個城市能不能留住人才,除了硬件條件外,一個開放包容的環境也十分重要,“要以更加開放、包容、友好的姿態來歡迎年輕人”。

             

            邻居的阿?
            <noframes id="txvtv">

                      <pre id="txvtv"></pre>
                      <noframes id="txvtv"><track id="txvtv"><strike id="txvtv"></strike></track>
                      <track id="txvtv"></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