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txvtv">

            <pre id="txvtv"></pre>
            <noframes id="txvtv"><track id="txvtv"><strike id="txvtv"></strike></track>
            <track id="txvtv"></track>

            觀察

            特拉斯究竟出了哪些“昏招”,導致短暫首相生涯恥辱收場?

            曲蕃夫  2022-10-21 13:12:59

            當地時間10月20日下午,在經歷了一周的政壇風暴之后,英國首相伊麗莎白·特拉斯走出唐寧街10號首相官邸,面對媒體鏡頭發表了不到兩分鐘的講話,宣布自己將辭去保守黨黨魁和英國首相一職,結束了一場歷時45天的“政壇荒誕劇”,也成為英國歷史上“最短命的首相”。

             

            當地時間2022年10月20日,英國倫敦,英國首相特拉斯在唐寧街10號發表聲明,宣布辭去英國首相一職。圖/視覺中國

             

            特拉斯是在當天上午會見了代表保守黨議會黨團的1922委員會主席布雷迪爵士之后做出的辭職決定。隨后布雷迪爵士也公布了下一步的安排:保守黨將用最快的流程,在下周五之前選出新一任黨魁,并立即接任首相之職。

             

            接下來,根據保守黨黨章,如果有兩人以上參選,那么必須要由全體保守黨黨員投票選出黨魁,就如同今年夏天的流程一樣。但是由于這次只有一周的時間,基本可以肯定的是,議會保守黨黨團需要經過桌子下面的商議和妥協,盡力做到決定出唯一一位大家都能接受的人選,從而跳過選舉流程直接接班。目前,保守黨黨內大佬幾乎都沒有對是否參與黨魁競爭公開表態,不過根據媒體和博彩公司當下的預測,包括前任首相約翰遜、前任財相蘇納克,以及現任議會下院領袖的莫當特等人,都是這次突如其來的黨魁選舉的有力競爭者。

             

            毫無“蜜月期”的首相

             

            9月初,剛剛經由黨內選舉上臺的特拉斯面對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溘然長逝。彼時世界上所有的關注焦點,都集中在女王陛下的辭世以及接下來英國的國喪上。女王下葬后,國喪結束,內閣恢復正常運轉,此時特拉斯內閣急不可待地兌現了她在競選時的承諾,于9月23日由新任財相克沃滕推出了將于明年4月財年開始時正式實行的“迷你預算案”。

             

            這份預算案可以稱為是英國近30年以來最大的減稅計劃。根據預算案,英國政府決定廢除原定推行的企業稅率由19%升至25%的計劃,降低個人所得稅起征率一個百分點到19%,廢除高收入群體45%的最高稅率檔,降低國民保險供款比例,降低酒精稅和購房印花稅,恢復國際旅客的購物退稅等等。根據特拉斯內閣的預算,總減稅額大約為每年550億英鎊(約合人民幣4500億元)。

             

            特拉斯政府的本意,是希望通過大規模減稅,促進英國在疫情沖擊后經濟的迅速復蘇。如果稅基和稅源能得以擴大,那么550億英鎊的減稅額長遠來看也可以賺得回來。而且,減稅對于大多數深陷在通脹中的英國民眾來說,當然也不是一件壞事。不過,尚在蜜月期內的特拉斯與她的內閣,尤其是她的財相克沃滕,遠遠低估了這次大膽嘗試在短期內造成的沖擊力度。

             

            “迷你預算案”剛一推出,可怕的債市匯市雙崩盤迅速發生。9月26日星期一,金融市場剛一開盤,英國30年期國債的利率狂飆兩百多個基點,從3%一度升至接近6%。而英鎊匯率狂跌10%,最低跌到了1:1.03美元,險些平價,創下了英鎊和美元這兩種貨幣誕生以來兩百多年的記錄。

             

            無視財政紀律的內閣

             

            歷任英國政府,尤其是保守黨政府執政期間,一直高度強調嚴守財政紀律,非常警惕政府負債率的上升。保守黨一直強力攻擊之前工黨執政時期的“更多負債、更高稅收”的惡性循環。自從2010年保守黨執政開始,歷經兩任首相,大約花了近十年的時間,保守黨政府才努力填平了之前工黨留下的巨額債務,讓英國財政走上了低負債的運行軌道。

             

            但是2020年新冠疫情猛烈沖擊之下,約翰遜政府也不得已選擇了放松財政紀律,為國民大筆發放補貼,以避免經濟陷入惡性衰退。疫情斷續封鎖的一年期間,英國相當多的企業雇員完全不用工作,就可以從政府獲得原工資額的八成。2020年夏秋短暫的解封中,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餐飲服務業,政府推出了大型的“半價吃飯”的行動,在全國參與此計劃的餐廳,顧客堂食只需支付賬單金額的一半,另一半則由政府補貼。而這一切的花銷,自然只能通過大幅舉債來填坑。好在當年由于經濟運轉近乎停滯,國債利率在一年多內一直處在極低的水平,舉債成本并不高。英國也在去年成功復蘇,經濟增長率冠絕七國集團(G7),一舉恢復到了疫情前的水平。

             

            但是時間進入2022年,先是俄烏沖突嚴重升級,導致能源和大宗商品市場飆漲,帶動英國自從5月開始出現了食品、汽油和零售品物價的大幅上漲,通脹率在夏天正式沖破了10%。與此同時,大洋彼岸的美聯儲開始發力進入加息循環,頂著高通脹開始了回收全球美元的過程。這讓英國央行別無選擇只能跟著小步加息,以防止英鎊匯率像日元一樣崩潰。

             

            最先被一次次加息影響到的,就是英國背負房貸的中產家庭,如果當時簽下的是浮動利率的貸款合同,如今每個家庭每個月就要多付出數百英鎊的利息。對大多數人而言,減稅省下的那點錢根本不夠填補這個窟窿。而英國的加息,無疑也推高了政府借債的成本,英國現有的政府債務總額約為2.4萬億英鎊,大約已是英國GDP總額的80%,若干次加息之后,當下英國政府每年光是利息成本就逼近1000億英鎊?梢哉f,此時推出的大規模減稅計劃,根本就是無源之水。

             

            而每當記者問起減稅后的財源,已經嚴重無視了財政紀律的特拉斯,都無法準確給出“如何還債”的計劃,甚至一度提出了“債務展期,付息不還本”這種會嚴重傷及英國主權信用的回答。在這種背景下,金融市場毫不意外地給予了她當頭一記暴擊。

             

            幾近崩潰的養老金項目

             

            作為全歐洲最發達的金融產業中心,英國有大量的公共事業資金都被投放在倫敦的金融市場中,以獲得較好的收益率。比如英國民眾的國民和企業養老金項目,大都是“負債驅動型投資”(LDI),需要讓長期資產和負債相匹配。雖然養老金本身并不被允許投資杠桿交易,但養老金項目在三四十年內面臨的利率和通脹風險,則是通過持有利率互換的合約完成對沖,而這些合約都是有杠桿的。

             

            9月底,面對著來勢洶洶的債匯雙殺的市場巨震,倫敦金融市場的交易員們為了避免合約被清盤,只能通過出售手中的國債資產,追加保證金入市。但是利率飆漲之下,被大幅拋售的國債價格一路狂瀉,而這種杠桿交易一般都必須要在當日收盤前補齊保證金(即T+0交易),所以交易員們只能閉著眼賣,國債賣完就賣股票,直到賣光所有的流動資產。望著手中無法迅速變現的房產和私募股權基金,交易員們也只能一聲長嘆,眼睜睜看著對沖基金爆倉。而且,大面積的爆倉,讓利率互換市場上的成交利率也不斷上升,直至拖垮那些流動性更好的養老金項目。這就是金融市場中最可怕的“流動性死亡螺旋”。

             

            短短三天內,倫敦的利率互換交易已經失靈崩潰,大多數的做市商都已離場,一年期利率互換的買賣交易點差上升了一百倍,市場徹底喪失了流動性。9月28日,英國央行被迫出手救市,宣布將投入650億英鎊的資金,分13個工作日買入英國國債,這才勉強穩住了國債市場的價格,讓大部分養老金項目的投資不至于跌破平倉線。不過,英國30年期國債的收益率至今依然在4.5%左右徘徊,短期內根本回不到原來3%的健康水平。事后有金融分析人士估算,這次市場巨震,大約有5000億至6000億英鎊的資金蒸發,相當于每個英國人損失了近10000英鎊,而保守黨政府原定的減稅金額每年才不過550億,只占這幾天損失的十分之一。

             

            特拉斯斷臂求生失敗

             

            不難看出,英國的財政狀況以及英國總體的國民經濟運轉,都是與金融市場高度綁定的。英國政府不像美國一樣,可以依靠美元國際貨幣的地位,通過量化寬松增加負債,再通過升息回收一波美元,拉高匯率由全世界買單。英國也不像歐元區國家一樣,每個國家花多少錢借多少債的財政政策歸自己決定,而歐元利率這種貨幣政策卻由歐洲央行統一決定。所以英國既學不了美國,讓世界幫忙還債,也學不了希臘,讓德國幫忙還債。英國政府時刻都要面臨財政紀律的高度約束,否則,一切有關英鎊的市場就要承擔高度的風險。

             

            經歷了如此失敗的“與金融市場的一波對賭”,可想而知,進入十月之后,特拉斯政府的信用已經幾近破產。然而特拉斯本人在氣氛已經高度緊張的保守黨年會上,仍然試圖為自己的政策辯解,認為市場的反應“過度”,僅僅將受到民粹攻擊最猛烈的給高收入群體將最高檔稅率調低至40%的政策收回。但是此時,她已經錯過了與近乎全員憤怒的英國民眾和解的機會,民調支持率一路狂跌到不足20%,不支持率卻超過70%。連帶著,保守黨的民調支持率也一路走低,如果此時舉行大選,保守黨必將遭遇歷史性慘敗。

             

            很快,不想被這位玩砸了的首相所連累的保守黨議員們行動了起來。他們開始“逼宮”特拉斯,希望她能負起領導責任,公開認錯下臺,挽救民意的危局。已經注定輸掉棋局的特拉斯,選擇了斷臂求生這最后的一招。10月14日,她將正在美國紐約參加國際會議的財相克沃滕緊急召回倫敦,從機場直接拉到首相府,匆匆宣布解除克沃滕的財相職務。心灰意冷的克沃滕隨后公開了自己給首相的回復信函,連一點面子也沒留,直言不諱自己并不愿意辭職,而是被迫的犧牲品。而新聞發布會上的特拉斯則完全沒辦法回答,為什么明明預算案是她和財相一起商議的,最后卻只把財相一個人拉出來頂雷。

             

            此時,徹底眾叛親離的特拉斯已經丟掉了保守黨內中高層近乎全部支持,沒有任何一位有實力和能力的高層愿意登上這艘注定要沉的船來接任財相。無奈之下,她只能找到兩次競爭黨魁失敗,此時早已過氣的前任外相亨特填補財相的職缺。而眾所周知,亨特既不是特拉斯的盟友,也根本就不支持特拉斯的政策。亨特上任后,馬上宣布廢除了特拉斯此前幾乎所有的減稅計劃,而特拉斯本人在本周一根本就沒回到倫敦上班,而是留在了首相的鄉間別墅里。毫不意外,躲起來不敢接受質詢的首相遭到了議會里近乎所有人的嘲笑。周三,內政大臣布瑞弗曼的辭職近乎于公開示威。于是,特拉斯的這一場昏招迭出的棋局,終于在試圖多次悔棋但依然失敗之后,在周四恥辱收官。

             

            回溯這一場注定會寫入英國政壇史冊的失敗,伊頓出身、擁有劍橋大學經濟史博士學位和全球頂級投行從業經驗的財相克沃滕,究竟為何會徹底誤判市場的反應,至今仍是個待解謎團。而特拉斯不顧現狀對于右翼經濟政策的偏執,無視財政紀律,則是這一場風波的始作俑者,也徹底透支了她本人甚至保守黨的民意支持率。特拉斯主演的這一波政壇鬧劇散場,英國除了在金融市場上巨虧,留下了一批失去養老金的工薪族之外,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今年夏天那個約翰遜辭職的原點。

             

            (作者系政治評論人,劍橋大學社會學系博士候選人)

             

            作者:曲蕃夫

            邻居的阿?
            <noframes id="txvtv">

                      <pre id="txvtv"></pre>
                      <noframes id="txvtv"><track id="txvtv"><strike id="txvtv"></strike></track>
                      <track id="txvtv"></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