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txvtv">

            <pre id="txvtv"></pre>
            <noframes id="txvtv"><track id="txvtv"><strike id="txvtv"></strike></track>
            <track id="txvtv"></track>

            經濟

            除了電熱毯,光伏也在歐洲賣爆了

            陳惟杉  2022-10-24 10:16:12

            已經經歷“三落四起”的中國光伏產業正在經歷又一輪火爆的行情。

             

            自2021年開始,在“雙碳”目標的驅動下,又經歷今年俄烏沖突的刺激,國內與海外光伏市場都在經歷爆發式增長。

             

            在硅料、硅片、電池片、組件這四個光伏產業最為重要的環節中,中國的產量占比均在75%以上。但是市場火爆帶來的利潤正在以不平衡的方式分配,上游賺得“盆滿缽滿”,擴產速度更快的中下游承擔成本上漲帶來的苦澀已近兩年。

             

            10月9日,工業和信息化部、市場監管總局、國家能源局三部門披露,近期集體約談了部分多晶硅骨干企業及行業機構,并稱近期國內光伏產業部分環節產品價格持續急劇上漲,引發產業鏈供應鏈劇烈震蕩。

             

            新一輪行業上升周期到來,監管部門已經在警惕“局部過熱”,業內也開始擔心,在歐美市場未來仍面臨一系列不確定性之時,中國光伏產業是否會再次步入又一個起落的循環。

             

            硅料價格創十年新高

             

            早在8月17日,工業和信息化部、市場監管總局、國家能源局三部門就聯合發布《關于促進光伏產業鏈供應鏈協同發展的通知》,指出光伏行業出現階段性供需錯配、部分供應鏈價格劇烈震蕩等情況。

             

            10月,三部門所指“產品價格持續急劇上漲”的環節主要指向多晶硅。多晶硅,即硅料,從礦石冶煉而成的工業硅中提純獲得,位于光伏產業鏈最上游,在其之后,還分布有硅片、電池片、組件三個環節。其中,硅片由硅料制成的硅棒、硅錠切割而來,進一步加工成電池片,最終將電池片互聯成為組件。

             

            硅料是光伏產業鏈最基礎的原材料,而產業鏈中下游已經承受硅料漲價之苦近兩年。

             

            每年一季度本應是光伏產品淡季,但是2021年一季度,已經有嗅覺敏銳的產業鏈中下游企業囤積硅料,“量缺價高”逐漸成為業內對硅料供應與價格的預判。

             

            李響是國內一家龍頭組件企業中國區市場總監,在他的記憶中,2021年年初正是這一輪硅料漲價的起點。硅料價格從2020年年底不足100元/公斤,一路攀升至2021年11月時超過300元/公斤。如此高價的硅料生產的組件價格高至2.1元/瓦左右,國內光伏電站項目無法承受,因此去年12月組件廠商一度陷入訂單不足、減產的境地。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硅業分會2021年12月上旬曾統計,組件環節開工率已低至30%~40%。

             

            寒意也傳導至組件上游的電池片、硅片廠商。2021年年底,光伏龍頭隆基股份曾兩度下調硅片產品價格,最大降幅約15%,緊接著另一硅片龍頭中環股份也兩度全線降價。

             

            中下游環節減產一度拉低硅料價格。李響告訴記者,2021年12月,硅料價格曾回落至270元/公斤左右,組件價格也降至1.8元/瓦左右。但這是近兩年時間硅料價格唯一一次下跌,進入2022年,硅料價格持續上漲,至今未見“掉頭”。

             

            8月31日,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硅業分會公布了多晶硅最新價格,密料和復投料成交均價超過30萬元/噸,漲幅在0.4%左右。這是今年硅料價格第29次上漲,價格創下十年新高。

             

            一周后,9月8日,本應該再次公布硅料價格的硅業分會發布告示稱,近期,受多重因素的影響,部分供應鏈價格持續震蕩上漲,沖擊晶硅光伏產業穩定運行。為避免安泰科(數據采集公司)采集發布的多晶硅價格被過度解讀、造成誤解,決定自本周起,暫停該采集價格的發布。

             

            “今年硅料價格只有上漲與持平,從未下跌,價格已經從年初的270元/公斤左右,回升至300元/公斤以上!崩铐懜嬖V記者,組件價格卻沒有回到去年2.1元/瓦的高點,而只是回升至1.95元/瓦左右!叭绻2元/瓦的組件價格粗略估算,硅料成本已經占據0.8元左右,正常情況下只有0.4元左右!

             

            “雖然硅料價格達到去年高點,但隨著組件追求大功率、薄片化的趨勢在今年愈加明顯,硅料用量有所減少,導致組件價格卻并未觸及去年高點!敝袊夥袠I協會副秘書長劉譯陽向《中國新聞周刊》解釋說,不過他也承認,硅料之后的三個環節,即硅片、電池片、組件都在分擔硅料上漲成本壓力。

             

            而在李響看來,硅料用量減少帶來的影響微乎其微!爱a業鏈越向下游延伸,所承擔的成本壓力就越大!

             

             

             

            2021年1月23日,施工人員檢查中泰兩國聯合承建的泰國烏汶府詩琳通大壩綜合浮體光伏項目的太陽能板安裝情況。圖/新華

             

            組件廠商正成為受到硅料漲價沖擊最為嚴重的環節。有業內人士向《中國新聞周刊》解釋,光伏市場,特別是海外光伏市場往往認為組件屬于大宗商品,盡管也有品牌溢價,但溢價空間很小,價格競爭激烈。這使得組件的成本彈性非常小,一旦上游原材料漲價,原先做出的價格承諾就可能無法履行,因此向用戶轉嫁成本的能力也比較弱。

             

            “組件廠商的利潤空間非常有限,今年產業鏈的利潤在向上游集中!崩铐懹行└锌叵蛴浾咛峒皣鴥裙枇项^部企業通威股份前三季度“日賺一億元”的業績。10月9日通威股份發布公告稱,前三季度預計實現歸母凈利潤為214億元~218億元。

             

            “行業本來應該以終端用戶為中心,持續降低成本、擴大裝機規!,F在陷入一個悖論:市場空間擴大,卻不是所有產業鏈企業都受益!苯M件頭部企業天合光能董事長高紀凡此前曾如此表示。

             

            “天合光能的硅料基本從國內采購,雖然也與一些硅料廠商簽訂戰略協議,但是天合光能此前布局偏向專業化分工,相比于全產業鏈布局的企業,遇到產能錯配時可能更加吃虧!庇刑旌瞎饽苋耸肯颉吨袊侣勚芸方榻B說,天合光能也在向產業鏈上游延伸,已經在青海投資數百億元硅料、硅片項目,目的不是盈利,而是避免上下游產能出現錯配。

             

            而全產業鏈布局已經成為業內共識,包括像通威股份這樣在硅料環節盈利頗豐的企業也開始布局組件產能,因為隨著產能擴張,硅料環節盈利水平未來大概率會回落!爱斍,硅料價格已處高位,進一步上漲空間有限!崩铐懻J為,持續近兩年的硅料價格上漲即將進入尾聲。

             

            中下游擴產引發擠兌

             

            硅料價格突破300元/公斤已經觸及頂點,降價只是時間問題,這幾乎是受訪者的共識。

             

            在劉譯陽看來,今年四季度,特別是明年,伴隨此前開工建設的硅料產能投產,硅料價格很可能經歷“跳水”,畢竟硅料的成本價在30元/公斤~50元/公斤。其實從今年下半年開始,相比硅片、電池片、組件三個環節的產量,硅料產量環比增速最高。

             

            三部門有關司局負責人在解釋漲價原因時特別提及,有部分企業炒作哄抬價格、個別從業者囤積居奇的因素。

             

            “預計四季度硅料產出會比三季度多十幾萬噸,從七十余萬噸上漲至八十余萬噸,增產15%左右!崩铐懜嬖V記者,當前硅料應該不存在大規!岸诜e居奇”的問題,因為硅料幾乎是“零庫存”,“有多少賣多少”,三部門的表態其實更多是防止四季度硅料環節“囤貨不降價”。

             

            在光伏產業涉及的四個主要環節中,硅料產能建設周期最長!肮枇袭a能建設原本需要一年半到兩年,如今最快也需要一年左右。但是組件擴產僅需100天,很多組件廠商都曾喊出‘大干一百天’的口號,電池片擴產所需時間也不足6個月左右,硅片則在9個月左右。因此擴產周期不一導致結構性短缺!眲⒆g陽表示,加之超預期事件出現,如俄烏沖突加劇歐洲能源危機,歐洲光伏市場需求倍增,硅料產能擴張的速度自然無法及時匹配,加之其他環節擴產規模都超過了預期。

             

            以硅片環節為例,東北證券研報統計,2021年,中國硅片產能達到350吉瓦,同比增30%。2022年產能將達到444吉瓦,同比再增27%。在硅片產能連續兩年擴張三成左右的情況下,從實際換算的硅片市場需求規?,2021年需求量160吉瓦~200吉瓦,2022年預計為216吉瓦~270吉瓦,足見硅片產能的冗余。

             

            這自然引發“產能過!钡膽n慮,而更直接的影響是,中下游擴張的產能進一步擠兌硅料供應。

             

            “其實近兩年硅料產量可以滿足裝機需求,甚至過剩,但是擴產后的中下游廠商需要在更長周期鎖定更多硅料,從而加劇了結構性失衡!眲⒆g陽告訴記者,硅片、電池片、組件環節廠商與硅料廠商簽訂的“長單”往往“鎖量不鎖價”,也就是會鎖定長時間段供應量,但是價格隨行就市。

             

            同時,美國的貿易壁壘也進一步加劇硅料市場供需失衡。在當今中國,乃至全球的硅料產能布局中,新疆占據重要位置!靶陆枇袭a能占比國內一半左右。出口美國的光伏產品不能使用新疆硅料,確實會對這部分產品帶來影響。但是從宏觀視角看,新疆以外區域的硅料產能已經足夠!崩铐懕硎。

             

            “美國‘涉疆法案’出臺后,當下直接沖擊出口美國光伏產品的產業鏈!眲⒆g陽認為,中國光伏產業應該抱團應對,完全有能力與美國的制裁措施博弈。 

             

            漲價潮影響光伏裝機

             

            林峰是一家分布式光伏投資公司的負責人,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2021年開始,在分布式光伏整縣推進工作的推動下,分布式光伏裝機顯著提速!白鳛閲Y背景的光伏投資公司,去年與今年都接到任務指標,從省級公司分解至區縣級公司。兩年的指標相差不多,分攤至區縣級公司均為65兆瓦左右,截至10月初,今年的任務已經完成!

             

             

             

            5月30日,江蘇連云港一家新能源公司的生產車間,工人正在生產一批出口歐美的太陽能光伏電池組件。圖/中新

             

            “業內一般認為適于發展分布式光伏的‘優質屋頂’具備幾個條件:一是屋頂產權清晰,二是水泥屋頂,發生破損的幾率小于彩鋼瓦屋頂,三是屋頂不被遮擋,此外還要考慮企業有足夠的消納能力!钡且粤址骞舅⻊盏膮^縣而言,今年“優質屋頂”已經是鳳毛麟角,足見近兩年分布式光伏裝機進展之快。

             

            2021年國內新增光伏裝機達到歷史新高54.88吉瓦,李響預測今年的數字頗為樂觀,“今年相比去年幾乎翻了一番,預測為95吉瓦左右,甚至有可能沖擊100吉瓦!

             

            但是劉譯陽表示,雖然2021年國內新增光伏裝機達到歷史新高54.88吉瓦,但受制于硅料供給與價格,弱于預期。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在去年12月中旬將全年新增裝機預期下調20%,從55吉瓦~65吉瓦降至45吉瓦~55吉瓦。

             

            硅料價格上漲對新增裝機規模的影響持續至今年,劉譯陽介紹說,從今年裝機情況來看,集中式、分布式、戶用光伏基本上“三分天下”,改變了原有“分布式+戶用”與集中式各占半壁江山的格局,主要原因便是集中式光伏對組件價格的敏感度更高。市場對今年國內新增光伏裝機總量預期在80~100吉瓦,全球可能達到230~250吉瓦,但國內四季度裝機量仍然需要看硅料價格是否如外界預期的那樣下降。

             

            當光伏產業鏈上游因硅料價格上漲獲利頗豐之時,一旦影響裝機,整條產業鏈也會遭遇“反噬”。

             

            近兩年實際新增裝機與預期之間的落差便是證明!八募径葲]有往年的搶裝了。2021年光伏供應鏈價格不斷上漲,革了裝機人的命。從12月開始,裝機人要革供應鏈的命了!惫杵^部企業中環股份總經理沈浩平在2021年11月底的一場論壇上曾發出警告。

             

            “分布式光伏電站的商業模式比較清晰,投建之后,以優于電網電價的價格向企業售電。無論是電網電價,還是分布式光伏電站電價,都有峰谷電價差,綜合測算,電網電價為0.8元/度,而公司投資的分布式光伏電站電價為0.6元/度!绷址逭f。

             

            這讓電價優惠力度成為市場競爭的焦點,“國企對于投資回報率有更多硬性要求,很難像民企一樣以低價競爭的方式薄利多銷,以0.6元/度的售電價格核算,分布式光伏電站收回成本需要七八年時間!

             

            顯然,基于優惠電價所建立的光伏電站投資收益模型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成本。當光伏組件售價接近2元/瓦,組件占據系統的成本會達到一半,系統成本要超過4元/瓦。原本當組件價格為1.6元/瓦時,整體裝機成本約為3.7元/瓦。

             

            “分布式光伏電站電價在很大程度上受光伏組件價格波動影響”,林峰眼見光伏組件價格近兩年從每瓦1.7元、1.8元的水平一度突破2元/瓦,再到如今回落至1.9元/瓦。國金證券研報顯示,漲價潮前,2020年組件全年均價為1.57元,同年,硅料價格達到50元/公斤的最低點。在去年年底硅料最為緊俏時,公司訂購的組件無法及時到貨,甚至出現組件企業寧愿撕毀合同賠償違約金,也要漲價銷售的情況。

             

            李響認為,1.95元/瓦的價格是組件廠商與下游光伏電站投資方尚且能達成的平衡點,過去近兩年,硅料價格往往漲至光伏項目無法開工才會停止!叭绻M件價格繼續上漲,勢必導致光伏項目投資收益率變差,但是今年央企、國企光伏項目上馬壓力較大,1.95元/瓦的組件價格已經屬于踩著投資收益率紅線在投資!

             

            劉譯陽也認為,當下超過1.9元/瓦的組件價格如何繼續上漲,光伏電站將無法承受!爱斎,能否承受很大程度是相比此前預期而言,貸款利率高低、投資收益率期待值的高低都會影響對于成本升高的承受力!

             

            目前集中式光伏成本0.25~0.4元左右,磷酸鐵鋰儲能成本0.6~0.8元左右,但是電化學儲能只是短時儲能。有專家預計,“光伏+長時儲能”度電成本達到0.5元左右時,中國電力系統就將迎來重構,極大地推動“雙碳”戰略。

             

            “如今的價格水平已經對光伏電站的投資收益率帶來很大影響,如果成本持續上漲,投資者就會對電價折扣水平更嚴格地把控,最終轉嫁至終端用戶,通過影響用戶意愿的形式減緩裝機速度!绷址甯嬖V記者。

             

            出口火爆背后

             

            相比于國內光伏裝機受組件價格波動影響,海外市場,特別是歐洲市場的需求在今年爆發。

             

            據中國光伏行業協會數據,2022年上半年,中國出口組件總量達78.6GW,組件出口額達到了220.2億美元,同比激增116.1%,其中對歐洲地區的出口額高達一半以上。

             

            其實,自2018年8月底,歐盟委員會結束對中國光伏產品的“雙反”措施后,歐洲已經成為中國光伏組件出口第一大市場。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光伏分會的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光伏組件出口歐盟45.3吉瓦,同比增長54%,占當年出口總體份額的45%。

             

            在俄烏沖突加劇歐洲能源危機的背景下,2022年歐洲市場的需求被業內視為“剛需”。根據歐盟委員會發布的能源獨立路線圖計劃,至2030年,光伏發電能力將較當下翻倍,累計裝機量達到740吉瓦,較原計劃提升約70吉瓦。

             

            “受到稅率與海外銷售渠道費用的影響,同樣的組件在海外售價稍高,但整體已經差異不大。但即使光伏組件價格達到1.95元/瓦,光伏依然是當下歐洲最便宜的發電方式。不同于國內相對便宜的電價,歐洲市場今年對于光伏組件價格敏感度更低!崩铐懻f。

             

            同樣感受到歐洲市場今年價格敏感度降低的還有光伏逆變器出口商。相比于組件占據整體光伏系統一半的成本,逆變器的成本占比在7%~12%之間。固德威副總裁沈榮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此前,一旦歐洲客戶認可某個品牌的逆變器,甚至不惜以較高的價格采購。但是今年歐洲客戶對逆變器價格更加不敏感,更多是因為市場全面缺貨,他們更在乎有或無的問題。

             

            沈榮介紹說,幾年來公司一般定下的出口業務增速目標為70%~100%這一區間。但是歐洲市場作為今年增長的主體,其實際需求已經達到去年的三倍。受制于供應鏈和疫情等諸多因素的影響,尤其上半年,需求、訂單無法及時有效地轉換為銷售額。即便如此,從目前出貨量來看,也已超出了初期設定的目標。公司今年出口業務占比已經達到八成!皻W洲市場爆發式增長,東南亞、拉美等新興市場有一定增幅,于中國企業而言,唯一例外的可能是美國市場,主要受到政策影響!

             

            在海外訂單激增的背景下,一些逆變器廠商部分產品的等待周期甚至長達6~8個月!肮灸承┊a品今年上半年的交期也曾長達4~6個月,主要受制于供應鏈及疫情影響下物流的沖擊,一些元器件供應商的交期甚至長達一到兩年,但目前大部分我們的產品已經回歸按周計算的生產周期。盡管此前曾出現比較極端的交期,出于對我們品牌的信任,大部分客戶也愿意等待!鄙驑s告訴記者。 

             

            在市場需求激增的背景下,歐洲已經在安裝環節出現瓶頸。

             

            “當銷量激增,服務量也直線上升,公司此前已經在歐洲布局售前、售中、售后服務體系,目前已有70人的服務團隊!钡巧驑s表示,企業通常會與當地經銷商對接,而經銷商會掌握安裝商資源,企業為其提供培訓等輔助性工作!鞍惭b環節已經出現瓶頸,安裝商基本已經是史上最為忙碌的狀態,而且這部分人員基本沒有擴充,國內產能應該有序而非盲目擴充!

             

            在三部門的表態中也提及,對后續新建產能大規模投產要提前研判、防范風險。

             

            前述天合光能人士告訴記者,即使在今年需求旺盛的情況下,天合光能對于組件環節產能的擴張依然謹慎,對于擴張的組件產能,自己也要配置部分硅料、硅片產能,目前年產能擴張到超過60GW!耙痪企業擴產通常不存在較大問題,天合光能海外銷售渠道較為健全,在海外需求爆發式增長時,能夠拿到更多訂單。但一些新近進入光伏產業的企業宣布建設20GW產能,可能會最終受制于銷售渠道有限,拿不到訂單,導致產能過剩! 

             

            當下逆變器產能擴張的情況讓沈榮想起2012年、2013年的情形,“當時漫山遍野的逆變器廠商,但最終留下的只有幾個品牌!痹诤M庑枨蟊l式增長的當下,中國光伏產業產能過剩的隱憂再次浮現,特別是海外市場仍然面臨諸多不確定性因素。

             

            今年3月,美國對越南、馬來西亞、泰國和柬埔寨等東南亞四國的光伏產品發起反規避調查,后因美國國內光伏裝機受到影響,拜登于6月宣布豁免未來兩年內從東南亞四國進口的光伏產品關稅。

             

            劉譯陽認為,以歐洲為例,其對于光伏產品的需求是剛性的,特別是分布式與戶用光伏。為確保能源安全,光伏與風電是不多的選擇,所以歐洲才更會尋求重建本土光伏產業。美國的情況也與此類似。

             

            而對于歐美重建本土光伏產業的前路,劉譯陽提醒說,首先,要高度重視其決心;其次,其在本土重建光伏產業鏈,也面臨實際困難:一是光伏組件需要上千種零部件,中國光伏產業的優勢體現為全產業鏈優勢,依托于完整的工業體系;二是中國光伏產品之所以可以占領美歐市場,主要依靠性價比優勢。但是比如今年歐洲市場,對于價格敏感度降低,完全可以接受成本更高的組件,這可能動搖中國光伏產品優勢。

             

            因此,劉譯陽認為不必過分擔憂產能過剩問題,中國光伏產品的優勢正是建立于產能產量規模之上的性價比,需求與產能的比例至少要達到1:1.3,這樣才能促進行業優勝劣汰!皯摮浞止_各環節已有產能與擴產計劃,至于企業是否還愿意在某個環節投入,政府不應以事前審批的形式干預,而是應該加強事中事后監管,針對囤積居奇、價格同盟等行為!

             

            “外界可以憂慮產能過剩,但是產能過剩本身就是進一步淘汰落后產能的必然過程。比如硅料成本多在30元/公斤~50元/公斤區間,如果一家企業可以將成本降至20元/公斤,必然會淘汰現有硅料廠商!彼硎,中國光伏產業經歷“三落四起”,如果沒有競爭后個體企業的淘汰,不可能讓中國光伏產業獲得整體優勢。

             

            (文中李響、林峰均為化名)

            邻居的阿?
            <noframes id="txvtv">

                      <pre id="txvtv"></pre>
                      <noframes id="txvtv"><track id="txvtv"><strike id="txvtv"></strike></track>
                      <track id="txvtv"></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