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txvtv">

            <pre id="txvtv"></pre>
            <noframes id="txvtv"><track id="txvtv"><strike id="txvtv"></strike></track>
            <track id="txvtv"></track>

            經濟

            中國財政收入承壓明顯 如何應對?

            趙福昌 宋恒  2022-09-14 17:13:34

            中國仍需穩住經濟基本盤,夯實財政收入恢復增長的基礎,同時要優化財政支出結構,盤活存量資金、用好增量資金,提升資金績效,長期則必須向改革要空間。

            受國內疫情沖擊、留抵退稅等減稅降費政策、房地產“遇冷”等因素影響,財政收入顯著承壓,中國財政收支矛盾凸顯。

             

            但預計隨著經濟逐步復蘇、存量留抵退稅政策實施步入尾聲、專項債形成實物量的政策效應釋放,以及去年低基數的原因,財政收入端壓力幾個月之后或將得到一定緩釋,財政收支矛盾短期內也會有所緩解,但長期緊平衡壓力猶存。

             

            中國仍需穩住經濟基本盤,夯實財政收入恢復增長的基礎,同時要優化財政支出結構,盤活存量資金、用好增量資金,提升資金績效;長期則必須向改革要空間。

             

            財政收入承壓,收支矛盾凸顯

             

            受經濟回落影響,今年7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扣除留抵退稅因素后同比增長2.6%,較6月5.3%的增速(剔除留底退稅因素后)大幅回落。按自然口徑,7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則下降4.08%。

             

            經濟下行、減稅降費政策、PPI趨降、房地產遇冷等多因素交織,導致1~7月累計財政收入和稅收收入分別下降9.2%、13.8%(按自然口徑),下行較大,累計同比增速為10年來除疫情年份的最低水平。剔除留抵退稅后,前七個月財政收入和稅收收入分別增長3.2%、0.7%。而1~7月財政支出則同比增長6.4%。一抑一揚間,財政收支矛盾凸顯,其主要原因是收入端增速降幅較大,具體體現在三方面:

             

            首先,留抵退稅是今年財政減收重要因素。2022年組合式減稅降費力度加大,預計全年退稅、減稅約2.64萬億元。其中,增值稅留抵稅額實行大規模退稅,在年初明確的1.5萬億規模的基礎上,進一步增加1400億元,留抵退稅的范圍也不斷拓寬。據財政部公布的數據,上半年全國共有18455億元退稅款退付到納稅人賬戶,是去年全年辦理退稅規模的2.9倍。增值稅是中國的第一大稅種,受留抵退稅政策影響,1~7月增值稅減收明顯,按自然口徑計算下降42.3%,增速創10年新低,成為收入端承壓的重要因素?鄢舻滞硕愐蛩睾,1~7月增值稅同比下降0.2%。同時,受5月以來車購稅減半征收政策影響,車輛購置稅1554億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1.3%。預計今年全國減免緩稅及降費總額將超過3萬億元,減稅降費對財政收入影響可見一斑。


            經濟下行、減稅降費政策、PPI趨降、房地產遇冷等多因素交織,導致2022年前7個月累計財政收入和稅收收入下行壓力較大。圖/IC

             

            其次,疫情沖擊使經濟承壓,受此影響財政收入降幅顯著。2022年中國先后出現吉林、上海等地的疫情沖擊,特別是上海作為全國經濟重鎮,產業鏈、供應鏈受到沖擊。一些受疫情沖擊的地區,經濟負增長,導致全國經濟走弱。經濟決定財政,經濟下行引發了稅收收入大幅下降。今年4、5月份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大幅下降,同比分別增長-41.3%、-32.5%,較一季度8.6%的增速大幅下降,6、7月逐漸有所回升,同比分別增長-10.6%和-4.1%。盡管其中有減稅降費等因素影響,但疫情沖擊對財政收入的影響也十分顯著。

             

            再者,房地產市場低迷使得土地出讓及相關稅收收入銳減。2022年以來,房地產市場降溫使得土地成交款和成交面積總體呈下行趨勢,土地出讓相關收入銳減,連續數月出現負增長。今年1~7月,全國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28279億元,同比下降31.7%,土地出讓收入累計同比增速為2016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同時,1~7月,與土地出讓相關的契稅收入為3412億元,同比下降28.3%;土地增值稅收入為4366億元,同比下降9.2%。這對政府性基金收入和調入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金額影響較大。

             

            此外財政收入下滑,還有PPI從高位回落等因素的影響。中國以流轉稅為主體的稅制,與價格關聯度非常高。去年財政收入的高增長,重要因素就是PPI高企。今年以來,PPI呈回落態勢,7月已回落至4.2%,這也將對財政收入增長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另外,長期經濟潛在增長率處于下行趨勢中,對收入也會有一定的負面影響。經過改革開放以來40年的快速發展,中國經濟體量已躍居世界第二位,疊加人口老齡化加速及出生率低于預期等,自然會導致經濟增速緩步下降,中國目前正處在經濟發展轉型的重要階段,潛在增長率基本平穩還需要有個過程。這是中國經濟發展面對的基本環境。

             

            短期財政收支壓力將緩釋,中長期矛盾猶存

             

            無論是從短期還是中長期看,財政收支矛盾都是既有有利因素也有不利因素。短期看,今年下半年有利的因素較多,總體形勢呈轉好態勢,財政收支矛盾相對上半年將有所緩解;長期看,盡管減稅降費奠定了較好的基礎,但是基于現有的經濟規模和基數,潛在經濟增長率仍未企穩,加之人口老齡化和新出生人口不及預期等因素會進而影響房地產乃至未來的消費、投資等,經濟整體的下行壓力仍較大,再疊加財政支出剛性、固化等因素,財政收支矛盾將持續存在。

             

            一是,短期財政減收因素釋放、收入將轉好,收支矛盾將緩釋。未來幾個月,盡管我們面臨PPI下降、國際經濟衰退風險加大等影響,但由于大規模的留抵退稅政策已基本實施到位,減收影響進入尾聲。隨著各項穩經濟政策有效實施,實物工作量加快形成,也將有助于下半年經濟復蘇,為財政收入轉好奠定基礎。同時,去年下半年財政收入增速較低,個別月份甚至負增長,也為今年下半年財政收入形勢轉好提供了基數條件。因此,下半年財政收入形勢好轉應該具有較強的確定性,財政收支矛盾也將較上半年特別是二季度有所緩釋。

             

            二是,受多因素影響,長期財政收支矛盾仍將突出。經濟增長中樞下移與財政支出固化問題并存,財政收支矛盾需持續關注。盡管短期的穩增長政策成效將逐步顯現,通過減稅降費等中長期財政收入韌性或將有所增強,但是中國經濟增速中樞的下移趨勢尚未改變,收入壓力猶在;同時,財政支出的剛性不減,結構固化問題依然突出。

             

            多措并舉緩解財政收支矛盾

             

            綜上所述,財政收支壓力將長期存在,有效緩解收支矛盾,需要開源與節流并舉,同時要深化改革,完善體制機制,提升財政資金的使用效率。

             

            首先,要綜合施策穩經濟大盤,多措并舉開拓財政資源空間。

             

            經濟是財政的基礎,穩定財政收入首先要穩經濟,充分發揮宏觀經濟政策作用,特別是用好專項債、政策性金融工具的作用,有效應對疫情沖擊、外部經濟衰退、房地產下行等影響,保障經濟平穩發展;需綜合施策,有效促進經濟發展轉型升級,提升新經濟的比重,夯實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基礎,為財政收入增長奠定基礎。另外,也需考量挖掘增收空間:做好一般公共預算內結轉結余資金以及稅收收入和非稅收入的統籌,做好四本預算之間的統籌。此外,還需繼續盤活存量財政資產資源。在充分考慮流量收入資源空間的基礎上,可適當利用REITS等手段,盤活存量資產資源,為財政可用資源釋放更大空間。

             

            其次,要優化財政支出結構,提高財政支出效率。一是要完善預算管理,貫徹零基預算理念,強化預算編制中可行性研究和論證評審,嚴格預算執行管理,強化對項目和支出政策評估,完善預算資金的管理機制,提升資金使用效率和績效。二是要優化支出結構,做好重點保障。有限的財政資源要滿足“無限”的需求,財政增量調節空間收窄的情況下,需要向“存量”要空間,強化績效管理,探索預算的負面清單管理舉措,壓減一般性支出,優化支出結構,好鋼用在刀刃上,做好重點支出的保障。

             

            最后,長期看必須向財政改革要空間。一方面,要健全預算控制機制,提升預算治理效能。加強中期規劃管理,健全預算支出標準體系和項目庫建設,嚴格“不進項目庫不列預算、無預算不支出”的預算控制機制,加強預算控制和約束,促進決策的規范性、程序性和連續性,提升財政預算治理效能。另一方面,要深化政府間財政關系改革,完善政府間財政治理機制。深化央地及省以下政府間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厘清各級政府的事權和支出責任,在壓實各級政府的財政責任、完善地方政府治理、充分發揮地方政府積極性的基礎上,進一步強化中央政府和省級政府的統籌(或轄區)責任,適度優化政府間事權與支出責任的配置,強化財力下沉,強化基層“三!,切實提升政府間財政關系治理水平。

            (趙福昌系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宋恒系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發于2022.9.12總第1060期《中國新聞周刊》雜志

            雜志標題:中國財政收入承壓明顯 如何應對?

            邻居的阿?
            <noframes id="txvtv">

                      <pre id="txvtv"></pre>
                      <noframes id="txvtv"><track id="txvtv"><strike id="txvtv"></strike></track>
                      <track id="txvtv"></track>